能動(dòng)司法扛牢黃河保護上游責任 ——甘肅林區兩級法院守護母親河的特色審判之路

2024年06月27日 22:27 

從青藏高原到黃土高原,黃河在甘肅兩進(jìn)兩出、蜿蜒千里。作為黃河流域重要的水源涵養區、補給區,保護上游生態(tài)、為下游送去一河凈水,是甘肅對母親河的責任所在。

 

6月26日,“行走萬(wàn)里黃河 報道法治中國——沿黃九省區法治媒體大型融媒報道甘肅段采訪(fǎng)活動(dòng)”走進(jìn)甘肅林區中級法院采訪(fǎng)。據介紹,近年來(lái),甘肅林區兩級法院立足山水相濟大保護的流域司法特色,聚焦重點(diǎn)區域生態(tài)修復、水沙調控、水資源集約利用、污染防治等突出問(wèn)題,充分發(fā)揮環(huán)境資源案件集中管轄優(yōu)勢,堅持能動(dòng)司法,扛牢黃河保護上游責任,推動(dòng)形成了守護母親河的“特色審判”,為黃河流域甘肅段生態(tài)環(huán)境司法保護作出了突出貢獻。 







集中管轄  推動(dòng)環(huán)資審判“全覆蓋”“法官,一定要給我們做主呀!這是我們村20多個(gè)村民的聯(lián)名起訴狀,我要起訴一個(gè)公司,他們把垃圾填埋在我們的承包地里了……”不久前,康樂(lè )縣村民馬某來(lái)到林區中院信訪(fǎng)室,一邊說(shuō)一邊拿出一份摁滿(mǎn)紅色指印的起訴狀!鞍讣芾碛袊栏竦膶蛹壱幎,你們的案子要到臨夏市法院立案,如果我們直接受理你們的案件,那就違反了民事訴訟法關(guān)于管轄的相關(guān)規定了!痹谠敿毩私馐虑榈慕(jīng)過(guò)后,信訪(fǎng)室工作人員耐心向馬某解釋?zhuān)樗峁┝嗽V訟指導服務(wù)。2023年底,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經(jīng)最高人民法院批準,發(fā)布了環(huán)境資源案件管轄區域調整公告,將原來(lái)“點(diǎn)線(xiàn)面”相結合環(huán)境資源司法保護“甘肅模式”變更為集中管轄模式下的“1+1+5+9”的環(huán)境資源案件管轄模式。林區中院集中管轄基層法院審理的環(huán)境資源案件二審、再審審查及再審審理工作,5家林區基層法院集中管轄張掖、慶陽(yáng)、隴南、天水、甘南的一審環(huán)境資源案件,省內其他9市(州)府所在地基層人民法院集中管轄轄區內應由基層人民法院管轄的一審環(huán)境資源案件。變更后的管轄模式實(shí)現了對全省14個(gè)市州環(huán)境資源案件的全覆蓋,同時(shí)一審環(huán)境資源案件也實(shí)現了跨區劃集中管轄,建立了與行政區劃適當分離的環(huán)境資源案件管轄機制,既符合生態(tài)環(huán)境因素的系統性、流域性、流動(dòng)性的特點(diǎn),也確保了環(huán)境資源法律法規的統一、正確適用,為黃河流域甘肅段生態(tài)保護和高質(zhì)量發(fā)展貢獻法院智慧。




預防保護  守護甘南高原“蓄水池”2019年7月,夏河縣某礦業(yè)公司對含有氰化物的危險廢棄物處置不到位,環(huán)境風(fēng)險隱患突出,被中央第五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督察組發(fā)現。該礦業(yè)公司按照《甘南州貫徹落實(shí)中央環(huán)保督察反饋問(wèn)題整改方案》,實(shí)施了案涉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恢復治理工程并于2020年9月驗收通過(guò),于2021年1月與甘南州生態(tài)環(huán)境局達成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賠償協(xié)議,共同向法院申請司法確認!扒杌飳儆趧《拘晕镔|(zhì),是水體污染的主要成分。甘南是黃河重要的水源涵養區和補給區,生態(tài)功能極為重要!绷謪^中院的工作人員表示,該案中,礦業(yè)公司違規堆放含有氰化物的廢渣,一旦處理不當流入黃河,對生態(tài)環(huán)境將是“滅頂之災”。雖然礦業(yè)公司對生態(tài)環(huán)境的損害還沒(méi)有實(shí)際發(fā)生,但已經(jīng)有證據證明存在不可逆轉環(huán)境損害的可能性和現實(shí)危險。林區中院受理案件后,按照環(huán)境保護法“預防為主,保護優(yōu)先”的基本原則,創(chuàng )造性地將司法確認與生態(tài)損害賠償結合起來(lái),對行政主管部門(mén)經(jīng)磋商達成的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賠償協(xié)議予以確認,依法支持行政主管部門(mén)與涉案企業(yè)通過(guò)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賠償磋商程序積極履行黃河上游污染防治和生態(tài)修復責任,共同守護好甘南高原黃河上游“蓄水池”生態(tài)功能,為保障一泓清水向東流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

 

以水為脈,以法為本。近年來(lái),林區兩級法院不斷加大多語(yǔ)種普法力度,充分發(fā)揮各基層法院在少數民族地區基層社會(huì )治理中的前哨陣地作用,主動(dòng)參與、多方聯(lián)動(dòng),深入宣傳環(huán)境保護法、黃河保護法等法律法規,為黃河流域生態(tài)保護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



補植復綠  筑牢流域生態(tài)“安全線(xiàn)”子午嶺林區是黃河流域主要水源涵養區和水土保持區,是我國西部重要的生態(tài)屏障,被譽(yù)為黃土高原上的天然物種“基因庫”,大片有著(zhù)多年歷史的柏樹(shù)林就生長(cháng)于此。自2018年以來(lái),子午嶺林區法院共審理盜挖柏樹(shù)根刑事犯罪案件16件113人,犯罪團伙在林區內盜伐天然生長(cháng)數百甚至千年的柏樹(shù)根后,倒賣(mài)至外省,不僅造成了國家財產(chǎn)、生態(tài)資源的流失,而且對生態(tài)環(huán)境產(chǎn)生了不可逆性的破壞。2021年2月,因盜竊柏樹(shù)根破壞生態(tài)環(huán)境的19名被告人被子午嶺林區法院處以刑罰的同時(shí),判令其繳納所破壞林木補植補造生態(tài)修復費用,植被恢復費用交由甘肅省子午嶺林業(yè)管理局合水分局監管,按監管合同支付第三方公司進(jìn)行補植復綠。面對盜挖案件多發(fā)實(shí)際,子午嶺林區法院在審理此類(lèi)案件時(shí)嚴格適用法律,加大懲治力度,通過(guò)在案發(fā)地巡回審判等方式,有力震懾破壞森林資源的犯罪行為,增強公眾對林區生態(tài)環(huán)境重要性的認識,取得了“審理一案,教育一片”的良好法律效果。

 

近年來(lái),林區兩級法院在審判中探索落實(shí)恢復性司法理念,嘗試涉林刑事案件罰金刑易科執行制度,在水域上流建立了8個(gè)司法公益林恢復基地,靈活運用補種復綠、易科執行、第三方治理等方式,將罰金刑轉換為撫育幼林、補植復綠,引導涉案罪犯由“毀林人”變?yōu)椤霸炝秩恕薄白o林人”,為筑牢黃河流域生態(tài)安全防線(xiàn)提供了堅實(shí)的司法保障。據統計,截至目前,共補植復綠恢復林地面積6811.3畝,苗木成活率達9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