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guò)度借調的需求從何而來(lái)

2024年06月27日 22:41 

??2024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加大編制資源向鄉鎮傾斜力度,縣以上機關(guān)一般不得從鄉鎮借調工作人員!泵襟w日前采訪(fǎng)發(fā)現,年初至今,多地各級政府出臺關(guān)于規范借調人員的通知后,許多來(lái)自鄉鎮派出單位的被借調人員紛紛回到原單位。與此同時(shí),“跟班學(xué)習”等一定程度上成為借調的替代方式。

??借調原是為補充政府機關(guān)、事業(yè)單位人員編制不足的權宜之策,應秉持“有事才借,無(wú)事即返”原則,然而近年來(lái)卻出現了借用單位將“短期借調”異化為“長(cháng)期占有”,部分基層單位在崗人員竟少于被借調人數的怪象,不僅讓被借調人員“兩頭懸空”、派出單位運轉壓力增大,借用單位中“借調”的干著(zhù)、“在編”的看著(zhù),也容易滋生懶政怠政。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央一號文件出手規范,中央層面的整治形式主義為基層減負專(zhuān)項工作機制會(huì )議也提出,“健全規范管理制度,嚴控從縣以下單位借調工作人員”。

??其實(shí),過(guò)度借調的危害大家都知道。只不過(guò),根治這一頑瘴痼疾需要追問(wèn):過(guò)度借調的需求還在嗎?

??“上面千條線(xiàn),下面一根針”,基層干部本就處于高負荷運轉狀態(tài),但由于上下級關(guān)系不對等,只要上級開(kāi)口要人,下級一般會(huì )遵從,部分有較強話(huà)語(yǔ)權的單位還能輕易實(shí)現跨領(lǐng)域、跨部門(mén)借調,并且“上級機關(guān)不主動(dòng)還人,下級機關(guān)難開(kāi)口要人”。上級單位過(guò)度借調可以分兩種情況看待,有的卻有無(wú)奈之處,“編制少,活又多,不借調怎么辦?”——對此需要重新思考借用單位機構設置、編制安排是否合理,以及合理用人需求如何滿(mǎn)足,常態(tài)化依賴(lài)借調解決常規工作任務(wù)并非正道,還可能造成層層向下擠壓;有的則是懶怠之風(fēng)在作祟,“能力強的,誰(shuí)都想借過(guò)來(lái)用”,反正被借調人員在原單位吃飯、在自己這干活,甚至還能幫一些人承擔部分工作,“不借白不借”——表面上是過(guò)度借調,實(shí)際上是權力任性,需要“制度的籠子”對借用單位進(jìn)行剛性約束。

??也有派出單位主動(dòng)“送人”,讓被借調人員“搞關(guān)系”“拉項目”,和上級單位建立聯(lián)系,方便以后辦事,其背后的權力濫用、權錢(qián)交易等腐敗現象呼之欲出。個(gè)別被借調人員尤其是“關(guān)系戶(hù)”,也希望通過(guò)過(guò)度借調達到躲避監督、曲線(xiàn)升遷、變相“吃空餉”等目的,借調動(dòng)機不純,工作缺乏積極性。避免借調變味,也要加強對派出單位的統籌管理,“非必要,不借調”,必要時(shí)將真正想學(xué)習、想干事的干部借出去,在幫助借用單位的同時(shí)給干部提供成長(cháng)鍛煉的機會(huì )。

??找到產(chǎn)生過(guò)度借調怪象的根源,才能避免其改頭換面繼續存在,解決被借調干部“爹不疼,娘不愛(ài)”的尷尬處境,同時(shí)減輕基層運轉壓力。(維 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