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志愿填報,謹防三個(gè)誤區

2024年06月27日 00:16 

 

 

各省市高考分數陸續出爐,填報高考志愿也被提上日程。伴隨大學(xué)畢業(yè)生就業(yè)壓力的傳導,高考志愿填報成了一個(gè)巨大的市場(chǎng)。一些機構面向考生推出各種志愿填報指導服務(wù),價(jià)格從數千元到上萬(wàn)元不等。各種焦慮營(yíng)銷(xiāo)也相繼登場(chǎng),所謂“七分考,三分報”成了一些人有意渲染“志愿焦慮”的口頭語(yǔ)。這些人強調,選擇大于努力。選個(gè)好專(zhuān)業(yè),似乎就可以從此一勞永逸。

  一方面,考生“用腳投票”,放棄一些就業(yè)預期不被看好的專(zhuān)業(yè)。2023年高考招生期間,由某著(zhù)名大學(xué)承擔的農村專(zhuān)項計劃不得不多次降分才完成招生計劃,原因之一就是不少考生對相關(guān)專(zhuān)業(yè)的就業(yè)預期不理想。事實(shí)上,自1999年擴招以來(lái),高校在專(zhuān)業(yè)設置上也的確存在一定程度上忽視社會(huì )需要、盲目開(kāi)辦專(zhuān)業(yè)的現象,尤其是開(kāi)設成本低廉的個(gè)別人文社科專(zhuān)業(yè)與藝術(shù)專(zhuān)業(yè)。

  另一方面,有關(guān)部門(mén)也不斷擰緊螺絲。2023年3月,教育部等五部門(mén)印發(fā)《普通高等教育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設置調整優(yōu)化改革方案》。該方案提出,到2025年,優(yōu)化調整高校20%左右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布點(diǎn)。此次專(zhuān)業(yè)設置和優(yōu)化調整的主要特點(diǎn)是服務(wù)國家戰略、強化交叉融合、突出就業(yè)導向等,因此,壓縮了管理學(xué)、藝術(shù)學(xué)等學(xué)科門(mén)類(lèi)的專(zhuān)業(yè)點(diǎn)數量,增加理工農醫等的專(zhuān)業(yè)點(diǎn);淘汰不適應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的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增設適應“四新”(新技術(shù)、新產(chǎn)業(yè)、新業(yè)態(tài)、新模式)的專(zhuān)業(yè)。

  毫無(wú)疑問(wèn),重視專(zhuān)業(yè)是正確的,但是,也需同時(shí)謹防對專(zhuān)業(yè)的3個(gè)認識誤區。

  第一,學(xué)什么就干什么,干什么就必須學(xué)什么。過(guò)于重視專(zhuān)業(yè)的背后,暗含著(zhù)一種認知,即專(zhuān)業(yè)和行業(yè)是強關(guān)聯(lián)關(guān)系,專(zhuān)業(yè)就等于行業(yè)。然而,無(wú)論是在中國,還是在其他國家,學(xué)什么不干什么才是一個(gè)普遍現象。馬云是學(xué)英語(yǔ)的,劉強東是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的,早期互聯(lián)網(wǎng)精英有大量的文科生。記得此前曾看到一位美國學(xué)者的報告稱(chēng),在美國9000多萬(wàn)本科以上受教育人群中,有73%的人沒(méi)有從事自己所學(xué)的專(zhuān)業(yè)。

  第二,選擇就業(yè)前景好的專(zhuān)業(yè)。在志愿填報市場(chǎng)上,經(jīng)常遇到一些人信誓旦旦地稱(chēng)某某專(zhuān)業(yè)的就業(yè)一定好或者一定不好。坦率講,對這類(lèi)說(shuō)法必須保持警惕。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般而言,本科學(xué)習需4年,碩士畢業(yè)需7年,如果再讀一個(gè)博士,10年就過(guò)去了。4年、7年甚至10年時(shí)間,一個(gè)行業(yè)很有可能從興到衰,抑或從衰到興。比如2022年各高校的土木專(zhuān)業(yè)錄取分數線(xiàn)大跌,原因之一就是對房地產(chǎn)等行業(yè)的發(fā)展前景不看好,即便已經(jīng)就讀的同學(xué)也有人選擇離開(kāi)。2022年湖南大學(xué)土木工程專(zhuān)業(yè)一次性轉出98人,0轉入。而就在2020年時(shí),某高考志愿填報的網(wǎng)紅指導還推薦大家選擇土木工程專(zhuān)業(yè)。

  第三,選擇不會(huì )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專(zhuān)業(yè)。事實(shí)上,人工智能將影響所有行業(yè)和專(zhuān)業(yè),只不過(guò)因為行業(yè)的差異,受到影響的過(guò)程和節奏是不同的,比如最初是后部的10%、20%,逐漸推進(jìn)到后50%、60%。但有一點(diǎn)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可見(jiàn)的一段時(shí)期內,人工智能不會(huì )取代頭部最優(yōu)秀的那些人。

  那么,面對如此多變的未來(lái),選擇什么專(zhuān)業(yè)才可能讓我們立于不敗之地?這是很多考生與家長(cháng)的訴求,希望以一個(gè)最好的專(zhuān)業(yè)選擇,從此走上蒸蒸日上的人生之路。這種愿望自然無(wú)可厚非。但與此同時(shí),也需要清楚認識到,這個(gè)問(wèn)題沒(méi)有標準答案。志愿填報市場(chǎng)就是捏準了考生與家長(cháng)的這一迫切需求,一些所謂專(zhuān)家紛紛以“掌握獨門(mén)秘籍”,高價(jià)賣(mài)起了“神藥”,渲染“選擇大于努力”。如果這個(gè)說(shuō)法成立,怎么理解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的裁員減薪,以及所謂的“35歲危機”?

  因此,對于多變難測的未來(lái),我們只能以不變應萬(wàn)變。首先,掌握扎實(shí)的學(xué)習能力,這其中包括學(xué)科遷移能力、獨立思考能力,確保我們隨時(shí)可以根據需要從A遷移至B。其次,盡可能選擇自己最擅長(cháng)的。人生是揚長(cháng)避短,你最擅長(cháng)的,就是你的熱門(mén)。自己擅長(cháng)的,往往可以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千萬(wàn)不要補短,更不要盲目追求熱門(mén)。芯片人才欠缺,但是你的物理數學(xué)都不好,就不要勉強自己了。第三,持續的奔跑,不懈的拼搏。如果具備了這三點(diǎn),我們就可以根據社會(huì )發(fā)展與需要,不斷前行,才可能成為所在行業(yè)頭部的那10%,立于潮頭之上。(陳志文,作者是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huì )專(zhuān)家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