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部門(mén)發(fā)布保障婦女兒童權益典型案例

2024年04月15日 16:30  中國新聞網(wǎng)

  中新網(wǎng)4月15日電 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官方微博消息,4月15日,最高人民檢察院與全國婦聯(lián)聯(lián)合舉辦“法治守護半邊天,攜手建功新時(shí)代”第四十四次檢察開(kāi)放日活動(dòng);顒(dòng)發(fā)布《最高人民檢察院 中華全國總工會(huì ) 中華全國婦女聯(lián)合會(huì ) 保障婦女兒童權益典型案例》。具體如下:
 

  案例一 

  周某強制猥褻案 

  【基本案情】

  2023年7月6日,被害人洪某(女)經(jīng)他人介紹到周某的公司求職。次日,周某要求洪某到達指定地點(diǎn)參加面試,并被周某帶往蕪湖市某醫院聯(lián)系業(yè)務(wù)。當日17時(shí)許,周某讓洪某開(kāi)車(chē)送其到蕪湖市某賓館辦理入住,并以商談業(yè)務(wù)為由哄騙被害人洪某到其入住的賓館房間內。進(jìn)入房間后,周某佯裝與洪某談?wù)摌I(yè)務(wù),當洪某準備離開(kāi)時(shí),周某抱住洪某并要求與其發(fā)生性關(guān)系,遭到洪某拒絕。周某以知道洪某老家住址及家庭情況,可以散播謠言毀謗其名譽(yù),并聲稱(chēng)其在圈內具有一定影響力,足以讓洪某在行業(yè)內難以立足相威脅,對洪某實(shí)施了親吻、摸胸等猥褻行為。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公安機關(guān)對周某涉嫌強制猥褻案立案偵查。針對本案證據薄弱,僅有被害人洪某的陳述和其男友的證言,而被告人又拒不認罪的情況,安徽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鏡湖區檢察院)積極引導公安機關(guān)調取案發(fā)賓館監控視頻、入住登記材料和酒店工作人員證言,通過(guò)對視頻資料中被害人面部表情等進(jìn)行影像分析,確認事發(fā)前后被害人精神狀態(tài),佐證被害人陳述的真實(shí)性。鏡湖區檢察院于2023年7月21日對犯罪嫌疑人周某批準逮捕。

  檢察機關(guān)經(jīng)全面審查證據,認定本案系一起企業(yè)負責人利用女性求職者的弱勢地位,以言語(yǔ)相威脅,迫使被害人不敢反抗,進(jìn)而實(shí)施強制猥褻的犯罪。該行為嚴重侵害婦女性自決權,敗壞職場(chǎng)風(fēng)氣,具有嚴重的社會(huì )危害性,應當依法嚴厲打擊。鏡湖區檢察院于同年11月6日以周某涉嫌強制猥褻罪向鏡湖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庭審期間,檢察機關(guān)進(jìn)一步進(jìn)行釋法說(shuō)理,闡明強制猥褻罪的犯罪構成及其社會(huì )危害性,敦促被告人周某認罪悔罪,被告人周某認識到其行為的嚴重危害性,由不認罪到最終承認所犯罪行,并愿意接受刑罰處罰。被害人因受犯罪侵害內心遭受精神創(chuàng )傷,為充分保障其合法權益,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積極做被告人周某的工作,其自愿賠償被害人精神損失4萬(wàn)元。法院對起訴指控的犯罪事實(shí)依法予以認定,并采納檢察機關(guān)量刑建議,以強制猥褻罪判處被告人周某有期徒刑六個(gè)月。被告人認罪服判,未提出上訴。

  判決生效后,檢察機關(guān)主動(dòng)聯(lián)系被害人,了解其心理狀態(tài)和工作生活狀況,對其進(jìn)行心理疏導、幫扶,幫助被害婦女走出心理陰影,重回生活、工作正軌。

  【典型意義】

  (一)針對招聘者利用求職過(guò)程中的不平等地位,對求職婦女進(jìn)行言語(yǔ)威脅,使被害人產(chǎn)生心理強制,達到不敢反抗的程度,應當依法認定為強制猥褻罪中的“脅迫”!吨腥A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強制猥褻罪中“暴力、脅迫或其他方法”的程度需要達到使被害人不能反抗、不敢反抗、不知反抗的程度。在職場(chǎng)中,公司、企業(yè)的管理人員,利用招募女職工過(guò)程中的地位優(yōu)勢、心理優(yōu)勢和環(huán)境優(yōu)勢,以在生活圈和職場(chǎng)圈中散播求職婦女具有生活作風(fēng)問(wèn)題等謠言,敗壞婦女名譽(yù),使婦女無(wú)法繼續工作等相威脅,足以對婦女形成心理強制作用,應當認定該言語(yǔ)威脅達到了強制猥褻罪中“脅迫”的程度。行為人通過(guò)此種言語(yǔ)威脅方式迫使婦女同意行為人猥褻的,應當認定為強制猥褻罪。

  (二)檢察機關(guān)要積極貫徹保護原則,嚴懲針對婦女的職場(chǎng)性侵犯罪。部分婦女在職場(chǎng)中遭遇性騷擾或性侵害時(shí),因害怕名譽(yù)受損或工作不保等顧慮,往往不敢聲張,被迫息事寧人。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依法懲治利用職場(chǎng)中的地位優(yōu)勢侵害婦女權益的犯罪行為,鼓勵婦女在求職、就業(yè)過(guò)程中遇到性騷擾和性侵害時(shí)勇于使用法律武器維護自身權利,保障婦女人身權利和人格尊嚴不受侵犯。

  案例二 

  戚某強制侮辱案 

  【基本案情】

  2023年6月24日上午8時(shí)許,戚某因與被害人呂某(女)產(chǎn)生情感糾紛,遂至呂某經(jīng)營(yíng)的店內,要求呂某退還二人交往期間戚某送給她的財物等。在遭到呂某拒絕后,戚某對呂某進(jìn)行毆打(經(jīng)鑒定為輕微傷),撕扯呂某的衣褲致其身體完全裸露,強行將呂某拖拽到店門(mén)口的馬路邊上,并當眾對其言語(yǔ)侮辱、呼喊行人圍觀(guān),持續約十幾分鐘。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2023年6月24日,被害人呂某向公安機關(guān)報案。兩天后,福建省福州市公安局倉山分局立案偵查。福州市倉山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倉山區檢察院)應公安機關(guān)邀請提前介入該案,引導公安機關(guān)及時(shí)搜集并固定案件證據,同時(shí)結合被害人呂某衣著(zhù)裸露被毆打的視頻已在網(wǎng)絡(luò )上小范圍傳播的情況,建議公安機關(guān)做好被害人權益保護工作,避免因視頻繼續傳播對被害婦女造成二次傷害。

  2023年7月3日,公安機關(guān)以戚某涉嫌強制侮辱罪向倉山區檢察院提請批準逮捕。倉山區檢察院立即啟動(dòng)“檢馨護花”機制,即辦理侵害女性被害人人身權益的刑事案件,指派女檢察官辦理,同時(shí)聯(lián)合婦聯(lián)聘請的心理咨詢(xún)師為其提供心理咨詢(xún),進(jìn)行心理疏導和治療,幫助其走出遭受犯罪侵害的心理陰影。檢察官在審查案件過(guò)程中發(fā)現照片中被害人呂某右眼眶、手臂、大腿存在多處挫傷,及時(shí)引導公安機關(guān)補充固定傷情鑒定,調取案發(fā)現場(chǎng)監控視頻、出警視頻、手機視頻等。后聯(lián)合公安機關(guān)多次走訪(fǎng)案發(fā)地點(diǎn),向街邊商戶(hù)及來(lái)往群眾了解案發(fā)情況,進(jìn)一步夯實(shí)證據鏈。7月7日,倉山區檢察院以戚某涉嫌強制侮辱罪對其批準逮捕。

  審查起訴期間,針對戚某打砸店鋪造成的財產(chǎn)損失和呂某支付的治療費用,檢察機關(guān)建議被害人呂某依法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維護自身合法權益。2023年10月10日,倉山區檢察院以戚某涉嫌強制侮辱罪提起公訴。

  庭審過(guò)程中,檢察機關(guān)積極開(kāi)展釋法說(shuō)理,促使被告人戚某當庭表示認罪認罰。戚某對于給呂某造成的傷害表示真誠悔罪,并愿意向被害人賠禮道歉、賠償損失。戚某的辯護人提出,本案犯罪情節較輕,延續時(shí)間較短,且圍觀(guān)路人較少,社會(huì )危害性不大,請求對戚某從輕處理。公訴人答辯指出,戚某以暴力手段侮辱被害人呂某,毆打呂某并強行撕扯其衣褲致其身體完全裸露。戚某不顧呂某裸體狀態(tài)仍將其從店內強行拖拽到店門(mén)口馬路邊并對其言語(yǔ)侮辱、呼喊行人圍觀(guān)。案發(fā)時(shí)間為上午8時(shí)許,來(lái)往人流量較大,戚某在公共場(chǎng)所當眾侮辱婦女,致使被害人呂某被侮辱的過(guò)程被在場(chǎng)的眾多人圍觀(guān),其被侮辱的視頻在網(wǎng)上傳播,為不特定多數人所知悉。戚某的行為嚴重損害了婦女的人格尊嚴。

  法院審理后,采納檢察機關(guān)指控的犯罪事實(shí)和提出的量刑建議,以強制侮辱罪判處戚某有期徒刑五年;判決戚某賠償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呂某的經(jīng)濟損失人民幣3050元。宣判后,戚某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生效。

  【典型意義】

  (一)準確適用法律,確保罪責刑相適應。侮辱罪與強制侮辱罪都侵犯公民的人格尊嚴和名譽(yù)權,但對于以暴力手段強行扒光婦女衣服,使其暴露身體隱私部位的行為,主觀(guān)上以羞辱婦女為目的,客觀(guān)上使婦女產(chǎn)生性羞恥感,嚴重侵犯了婦女的人格尊嚴,對此類(lèi)行為不應適用侮辱罪,被害人告訴的才處理,應當以強制侮辱罪提起公訴,符合“在公共場(chǎng)所當眾實(shí)施”情節的,應當提出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議。

  (二)持續開(kāi)展釋法說(shuō)理,促使被告人認罪認罰。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闡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法律規定和法律后果,敦促被告人當庭認罪悔罪,爭取從寬處罰,同時(shí),為減少社會(huì )對抗、防范事后打擊報復,檢察機關(guān)積極做好釋法說(shuō)理工作,使被告人認識到其行為的嚴重社會(huì )危害性,表示服從判決,未提出上訴。

  (三)依法能動(dòng)履職,拓展婦女權益保護模式。案件辦理過(guò)程中,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積極開(kāi)展走訪(fǎng)調查深入了解案件情況,對涉及女性被害人人身權益的案件,由女檢察官辦理,強化婦女隱私保護,注重聯(lián)合婦聯(lián)共同為維權婦女提供法律咨詢(xún)、取證幫助、心理疏導等服務(wù),全面加強婦女權益保護。

  案例三 

  陳某某猥褻兒童、強奸、強制猥褻案 

  【基本案情】

  2020年9月至2022年7月,陳某某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社交平臺添加鄭某某、謝某某等多名未成年女學(xué)生為好友,后虛構身份以談戀愛(ài)、發(fā)送小額紅包等方式,誘騙9名未成年人(含不滿(mǎn)十四周歲幼女)向其發(fā)送裸照或不雅視頻,并與其中5名未成年人線(xiàn)下見(jiàn)面發(fā)生性關(guān)系。對不愿意繼續交往的4名未成年人,陳某某以散布裸照相威脅,逼迫繼續與其交往。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2022年7月9日,被害人鄭某某、謝某某向公安機關(guān)報案。公安機關(guān)受案后,認為陳某某未在線(xiàn)下與謝某某見(jiàn)面,只是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要求被害人向其發(fā)送裸聊視頻,沒(méi)有發(fā)生危害結果,不構成犯罪,僅以“鄭某某被強奸”立案偵查。福建省漳州市長(cháng)泰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長(cháng)泰區檢察院)應邀介入偵查后,認為犯罪嫌疑人引誘和逼迫謝某某拍攝不雅視頻供其觀(guān)看,主觀(guān)上以滿(mǎn)足性刺激為目的,客觀(guān)上實(shí)施了猥褻兒童的行為,侵害了兒童人格尊嚴和身心健康,已構成猥褻兒童罪。

  審查逮捕階段,長(cháng)泰區檢察院針對網(wǎng)絡(luò )性侵案件多為系列案件、往往有多名被害人的特點(diǎn),引導偵查機關(guān)全面收集提取電子數據。檢察機關(guān)從陳某某的2個(gè)微信賬號、3個(gè)QQ賬號中存儲的200余萬(wàn)條數據中梳理排查出大量淫穢信息和不雅照片、視頻等,發(fā)現犯罪嫌疑人陳某某另有強奸、猥褻7名未成年人的犯罪事實(shí)。檢察機關(guān)向公安機關(guān)發(fā)出《要求說(shuō)明不立案理由通知書(shū)》。公安機關(guān)對檢察機關(guān)提出的涉嫌犯罪問(wèn)題立案偵查,查明全部犯罪事實(shí),將犯罪嫌疑人陳某某的10起犯罪事實(shí)移送審查起訴。

  本案偵查及審查起訴階段,陳某某一直辯解稱(chēng)被害人系自愿與其發(fā)生性關(guān)系,其不明知被害人是未滿(mǎn)十四周歲的幼女。檢察機關(guān)引導偵查機關(guān)調取被害人網(wǎng)絡(luò )平臺的身份簡(jiǎn)介等信息,梳理雙方見(jiàn)面時(shí)的合照、聊天記錄、作業(yè)本照片等證據,綜合認定陳某某應當知道被害人可能是未滿(mǎn)十四周歲的幼女。2022年12月1日,長(cháng)泰區檢察院以陳某某涉嫌猥褻兒童罪、強奸罪、強制猥褻罪向長(cháng)泰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從嚴提出量刑建議。2023年2月24日,長(cháng)泰區人民法院不公開(kāi)開(kāi)庭審理該案,全部采納檢察機關(guān)指控的犯罪事實(shí)和提出的量刑建議,以陳某某犯強奸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gè)月;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犯強制猥褻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五年。被告人陳某某未上訴,判決生效。

  辦案過(guò)程中,檢察機關(guān)發(fā)現被告人陳某某多次虛構身份并在冠以“某某中學(xué)”“某某學(xué)習交流群”等與學(xué)校、班級有關(guān)的QQ群、微信群中與在校女生搭訕相識。檢察機關(guān)就此向教育行政部門(mén)發(fā)出檢察建議,推動(dòng)對中、小學(xué)同類(lèi)微信群、QQ群進(jìn)行全面排查,通過(guò)更改群名、嚴格進(jìn)群方式、清退群中無(wú)關(guān)人員、強調群主責任等方式,加強網(wǎng)絡(luò )風(fēng)險防控。后各中、小學(xué)校設置觀(guān)察員,定期開(kāi)展排查,營(yíng)造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長(cháng)的清朗網(wǎng)絡(luò )空間。針對本案多名被害人由于父母疏于管教、關(guān)愛(ài),導致沉迷網(wǎng)絡(luò )并渴望通過(guò)異性愛(ài)戀彌補感情缺失而被侵害的問(wèn)題,檢察機關(guān)向多名被害人家長(cháng)發(fā)出《督促監護令》,聯(lián)合婦聯(lián)依托“春蕾安全員”開(kāi)展家庭教育指導,引導監護人加強對未成年人使用網(wǎng)絡(luò )的教育、示范和監督。

  【典型意義】

  (一)把握網(wǎng)絡(luò )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特點(diǎn),充分運用信息技術(shù)手段全面查證犯罪事實(shí)。網(wǎng)絡(luò )性侵犯罪案件往往存在被害人多、證據分散、隱蔽等特點(diǎn),檢察機關(guān)應注重電子數據的恢復、提取和勘驗檢查,引導偵查機關(guān)全面查清案件事實(shí),依法深挖、追訴、嚴懲網(wǎng)絡(luò )性侵未成年人犯罪。

  (二)準確適用法律,從嚴懲處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以滿(mǎn)足性刺激為目的,采用誘騙或者脅迫方式讓未成年人進(jìn)行網(wǎng)絡(luò )裸聊、拍攝裸照、視頻,嚴重侵害未成年人的人格尊嚴和身心健康,與實(shí)際接觸兒童身體的猥褻行為具有相同的社會(huì )危害性,應當認定為猥褻兒童罪!蹲罡呷嗣穹ㄔ、最高人民檢察院關(guān)于辦理強奸、猥褻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一款規定:“脅迫、誘騙未成年人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視頻聊天或者發(fā)送視頻、照片等方式,暴露身體隱私部位或者實(shí)施淫穢行為,符合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規定的,以強制猥褻罪或者猥褻兒童罪定罪處罰!睂π袨槿藢(shí)施奸淫行為時(shí)是否明知對方為幼女的認定,應結合雙方相識交往情況綜合判斷,從嚴把握,不能簡(jiǎn)單以被害人未告知或錯誤告知認定行為人主觀(guān)不明知。

  (三)加強多方聯(lián)動(dòng),推動(dòng)社會(huì )治理。在嚴格辦案的同時(shí),檢察機關(guān)要深入查找案發(fā)原因和社會(huì )治理薄弱環(huán)節,督促各方落實(shí)法律規定的未成年人保護職責,協(xié)同推進(jìn)網(wǎng)絡(luò )空間綜合治理,為未成年人創(chuàng )造良好的網(wǎng)絡(luò )環(huán)境,減少被侵害的風(fēng)險。

  案例四 

  李某甲向李某乙追索撫養費糾紛 

  支持起訴案

  【基本案情】

  李某甲,2010年出生,系李某乙與王某之子。2013年,王某與李某乙協(xié)議離婚,約定李某甲跟隨母親王某生活,父親李某乙每月支付生活費500元。但是,在離婚后的近十年中,王某單獨撫養李某甲且無(wú)固定收入,經(jīng)濟困難;李某乙有能力履行撫養義務(wù),但未按照離婚協(xié)議支付李某甲的撫養費,也未盡過(guò)任何其他撫養義務(wù)。后李某甲向法院起訴要求李某乙支付撫養費,太原市迎澤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迎澤區檢察院)對該案支持起訴,最終法院判決李某乙一次性支付李某甲從2013年12月至2022年6月?lián)狃B費51500元;李某乙從2022年7月起每月支付李某甲撫養費1000元,直至其滿(mǎn)十八周歲止。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2022年6月,為擴大監督線(xiàn)索來(lái)源,更好維護婦女兒童權益,迎澤區檢察院在迎澤區矛盾糾紛多元調解中心設立檢察服務(wù)窗口。同年11月,迎澤區矛盾糾紛多元調解中心收到李某甲母親王某反映李某乙有能力履行撫養義務(wù)拒不履行對李某甲撫養義務(wù)的情況,將線(xiàn)索移送迎澤區檢察院。檢察機關(guān)受理線(xiàn)索后,圍繞李某甲的生活環(huán)境、家庭狀況等進(jìn)行走訪(fǎng)調查,并開(kāi)展監護狀況評估。經(jīng)調查發(fā)現,王某因無(wú)固定經(jīng)濟收入致使獨立撫養孩子較為困難;李某乙是省屬某國有企業(yè)在崗職工,有固定工作及收入。檢察機關(guān)經(jīng)審查認為,李某乙有能力履行撫養義務(wù)卻不履行,已經(jīng)侵害未成年人李某甲的合法權益?紤]到王某的訴訟能力較弱,經(jīng)與王某溝通并告知其檢察機關(guān)支持起訴的法律規定,王某申請檢察機關(guān)協(xié)助收集相關(guān)證據并依法支持起訴。2022年11月15日,迎澤區檢察院依法向迎澤區人民法院提出支持起訴意見(jiàn)。

  2022年12月9日,迎澤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支持了李某甲的訴訟請求。判決生效后,李某乙一直未履行判決確定的義務(wù)。針對本案中李某乙拒絕履行撫養義務(wù)、履行監護責任不到位的情況,為強化家庭監護責任,提升家庭教育能力,彌補缺失的父愛(ài),讓李某甲更好地健康成長(cháng),檢察機關(guān)對李某乙發(fā)出《督促監護令》,闡明父愛(ài)缺失對孩子身心健康、情感需求及生活保障等方面造成的影響和危害,責令其反思自身問(wèn)題,依法履行撫養義務(wù)。通過(guò)檢察機關(guān)釋法說(shuō)理和督促勸導,李某乙逐漸轉變態(tài)度,表示愿意履行監護職責,并與王某就撫養費分期給付事項達成協(xié)議。

  迎澤區檢察院聯(lián)合區法院、區婦聯(lián)共同對李某乙進(jìn)行了家庭教育指導。一方面,喚醒其責任意識。針對李某乙對孩子關(guān)愛(ài)缺失等問(wèn)題,幫助其認識到親子關(guān)系對未成年人成長(cháng)的重要影響,教育引導其依法履行監護職責。另一方面,彌補角色缺位。針對李某甲長(cháng)期缺乏父愛(ài)的問(wèn)題,對李某乙進(jìn)行訓誡和釋法明理,促使其加強與孩子聯(lián)系,履行撫養義務(wù),主動(dòng)修復斷裂的親子關(guān)系。同時(shí),引導李某乙和王某正確處理離婚后關(guān)系,消解積怨矛盾,向孩子傳達親情溫暖。在后續回訪(fǎng)中,王某表示李某乙已按時(shí)足額給付撫養費,目前家庭經(jīng)濟困難已經(jīng)得到緩解、父子情感得到恢復。

  【典型意義】

  (一)借助“信息共享+一站式窗口”拓寬監督線(xiàn)索來(lái)源,形成監督合力。檢察機關(guān)辦理未成年人案件,應增強監督的主動(dòng)性,最大限度發(fā)揮政府矛盾糾紛多元調解中心等綜合平臺的橋梁作用,擴大未成年人維權線(xiàn)索來(lái)源,構建“及時(shí)受理、依法維權、矛盾化解”閉環(huán)機制,更好維護未成年人利益。同時(shí),注重加強與法院在信息共享、研判會(huì )商等工作中的銜接配合,為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提供“綠色通道”,助推未成年人司法保護規定落細落實(shí)。

  (二)通過(guò)“支持起訴+多元解紛”相結合有力化解矛盾,形成維權合力。檢察機關(guān)開(kāi)展追索撫養費支持起訴工作,一方面,要通過(guò)提供法律咨詢(xún)、協(xié)助收集證據等方式,幫助解決訴訟困難群體“不會(huì )訴、不敢訴、不善訴”的難題;另一方面,要把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貫穿于民事支持起訴工作始終,把化解矛盾、消除對立、修復受損家庭關(guān)系作為重要目標,對被告方充分開(kāi)展釋法說(shuō)理,在維權的同時(shí)更要讓愛(ài)歸位,主動(dòng)跟蹤案件執行等情況,做好支持起訴“后半篇”文章。

  (三)以多部門(mén)聯(lián)合開(kāi)展“督促監護+家庭教育指導”,形成保護合力。在辦案過(guò)程中對涉案未成年人家庭情況、教育模式、親子關(guān)系、監護能力、成長(cháng)軌跡開(kāi)展“五必查”,依法制發(fā)“督促監護令”。高度重視家庭教育指導工作,通過(guò)聯(lián)合法院、婦聯(lián)等部門(mén)采取系統性、針對性的措施和手段,改變監護人教育方式,改善家庭關(guān)系,解決未成年人家庭成員角色缺位缺失問(wèn)題,重塑家庭支持體系,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cháng)提供有力支撐。在充分積累個(gè)案經(jīng)驗的基礎上,積極推動(dòng)構建長(cháng)效工作機制,使涉案未成年人家庭教育指導工作規范、高質(zhì)量發(fā)展。

  案例五 

  馮某與李某贈與合同糾紛抗訴案 

  【基本案情】

  何某系馮某丈夫,二人育有一子一女,兒子未成年。2017年8月起,何某常在沐足場(chǎng)所消費,結識了在沐足場(chǎng)所從事管理工作的女子李某,進(jìn)而與李某產(chǎn)生婚外情,李某知曉何某有家室有兒女。2017年8月至2019年9月,何某通過(guò)銀行卡向李某轉賬14筆共計20余萬(wàn)元;2017年8月至2019年11月,何某為維系兩人關(guān)系通過(guò)微信向李某轉賬包含“520”“1314”等特殊含義的278筆共計17萬(wàn)余元。2017年8月至2019年10月,李某通過(guò)微信向何某轉賬共計9萬(wàn)余元,代何某支付沐足消費款5萬(wàn)余元。2020年1月,馮某以何某贈與李某財產(chǎn)的行為侵害其財產(chǎn)權益為由,向四川省宣漢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確認何某在婚姻關(guān)系存續期間贈與李某財產(chǎn)的行為無(wú)效,要求李某返還贈與財產(chǎn)及利息。宣漢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駁回馮某的訴訟請求。馮某不服一審判決,向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何某在夫妻關(guān)系存續期間,違背夫妻忠實(shí)義務(wù),向李某轉款37萬(wàn)余元,其財產(chǎn)處分行為未得到馮某追認,贈與行為無(wú)效。贈與款項中有50%份額屬于馮某,何某系無(wú)權處分。何某向李某贈與金額37萬(wàn)元,在扣減李某向何某轉款金額14萬(wàn)余元后,余下23萬(wàn)余元。23萬(wàn)余元的50%份額屬于馮某所有,李某應予以返還。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撤銷(xiāo)本案一審判決,李某返還馮某11萬(wàn)余元并支付利息。馮某不服二審判決,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被駁回。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馮某不服二審判決,向達州市人民檢察院申請監督。達州市人民檢察院審查后認為,本案贈與行為無(wú)效,應當返還全部贈與財產(chǎn),據此提請四川省人民檢察院抗訴。四川省人民檢察院通過(guò)調閱原審卷宗、詢(xún)問(wèn)雙方當事人等進(jìn)一步查明了案件事實(shí)。通過(guò)對相關(guān)案件裁判進(jìn)行檢索梳理發(fā)現,對于在夫妻關(guān)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對外贈與行為是部分有效還是全部無(wú)效問(wèn)題,江蘇省、北京市等部分地區出臺了相關(guān)審判意見(jiàn),但四川省沒(méi)有明確規定,司法實(shí)踐中對此類(lèi)案件處理裁判尺度不一。四川省檢察院與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進(jìn)行溝通,綜合考量本案的價(jià)值導向,進(jìn)一步明確了本案法律適用和監督必要性。

  四川省人民檢察院根據審查認定的事實(shí)和證據認為:一是案涉贈與行為是無(wú)效的民事行為,其法律后果應是返還全部財產(chǎn),終審判決部分返還,屬于適用法律確有錯誤。二是終審判決部分返還贈與財產(chǎn),徑直分割夫妻共同財產(chǎn),超越了當事人的訴訟請求。三是終審判決變相認可違反善良風(fēng)俗的贈與行為,損害了夫妻中非過(guò)錯一方的財產(chǎn)權益,與誠信、公正的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不符。2022年5月23日,四川省人民檢察院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采納了檢察機關(guān)抗訴意見(jiàn),并于2022年10月31日作出民事判決,依法改判李某返還馮某23萬(wàn)余元(即轉賬贈與37萬(wàn)余元扣減李某墊支付款14萬(wàn)余元)并支付利息。

  【典型意義】

  (一)檢察機關(guān)在辦案中,對于夫妻一方贈與行為應結合法律關(guān)于財產(chǎn)平等處分權的規定、行為人主觀(guān)心態(tài)及是否違反公序良俗原則等,綜合分析判定贈與的效力。本案中,何某贈與第三者李某財產(chǎn),目的是維系婚外情,該贈與行為不僅侵犯了夫妻財產(chǎn)平等處分權,而且違背公序良俗原則,應認定為無(wú)效!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七條明確規定,基于無(wú)效行為取得的財產(chǎn)應當返還。檢察機關(guān)依法對生效裁判進(jìn)行監督,通過(guò)抗訴推動(dòng)法院再審確認以維系婚外情為目的的贈與行為無(wú)效,改判第三者返還全部贈與財產(chǎn),既保護了夫妻關(guān)系中無(wú)過(guò)錯一方及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權益,又在糾正個(gè)案的基礎上,促進(jìn)省級法檢兩院統一裁判標準,確保法律適用的平等和統一,維護司法權威。

  (二)檢察機關(guān)應當準確把握民法典立法精神,通過(guò)監督糾錯引導樹(shù)立良好家德家風(fēng)。為更好地弘揚家庭美德,體現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三條規定了“家庭應當樹(shù)立優(yōu)良家風(fēng),弘揚家庭美德,重視家庭文明建設”。檢察機關(guān)要深刻領(lǐng)會(huì )民法典的立法目的及精神,在監督辦案中培育和踐行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本案中,李某基于婚外情接受贈與財產(chǎn),若支持部分贈與款項有效,實(shí)質(zhì)是否定夫妻共同財產(chǎn)作為不可分割整體的屬性,將在社會(huì )上形成誰(shuí)控制和支配夫妻共同財產(chǎn)誰(shuí)就可以隨意分割財產(chǎn)的錯誤導向,與夫妻忠誠的價(jià)值取向相悖。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抗訴監督,對第三者插足婚姻并從中牟利行為給予否定評價(jià),引導社會(huì )形成正確的婚姻觀(guān)、金錢(qián)觀(guān)、家庭觀(guān),促進(jìn)社會(huì )養成良好家德家風(fēng)。

  案例六 

  巴某甲與巴某乙、巴某丙等人農村土地承包經(jīng)營(yíng)權糾紛支持起訴案 

  【基本案情】

  巴某甲(女)原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塔城市A鎮某村村民。1999年巴某甲作為塔城市A鎮某村的村民參與土地分配,在娘家分得“口糧地”30畝。2009年,巴某甲嫁入塔城市B鎮某村,戶(hù)口也隨之遷入該村。塔城市B鎮某村未給巴某甲分配土地,巴某甲的丈夫也無(wú)“口糧地”。巴某甲一家三口為村里的低保戶(hù),主要靠丈夫外出打零工維持生計,生活困難。2009年以來(lái),巴某甲多次到娘家索要自己在塔城市A鎮某村分得的30畝“口糧地”的土地承包經(jīng)營(yíng)權,其娘家人巴某乙、巴某丙等以其已出嫁為由拒絕歸還。巴某甲向塔城市A鎮政府、村委會(huì )等部門(mén)反映,經(jīng)上述部門(mén)協(xié)調均無(wú)結果。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巴某甲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塔城市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塔城市檢察院)申請支持起訴。塔城市檢察院經(jīng)初審研判認為,巴某甲的30畝口糧地被娘家人巴某乙、巴某丙等人長(cháng)期占有,致使其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因巴某甲文化水平低、生活困難、使用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進(jìn)行訴訟的能力偏弱,目前雖具有起訴維權意愿,但訴訟能力較弱,提起訴訟確有困難,對其支持起訴的申請依法應予受理。

  檢察機關(guān)受理該案后,前往巴某甲娘家所在地塔城市A鎮某村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檢察官調取巴某甲娘家1999年的農村土地經(jīng)營(yíng)權承包合同,實(shí)地走訪(fǎng)巴某甲的娘家,多次與A鎮土地管理部門(mén)、村“兩委”進(jìn)行座談。經(jīng)調查查明,1999年塔城市A鎮政府向巴某甲娘家一戶(hù)七人頒發(fā)了農村土地承包經(jīng)營(yíng)權證,其中巴某甲的“口糧地”是30畝。巴某甲出嫁后土地由其娘家兄弟占有經(jīng)營(yíng)。經(jīng)核實(shí),巴某甲及其丈夫在塔城市B鎮某村確無(wú)“口糧地”。檢察官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援助法》的規定,協(xié)調法律援助機構為其提供法律援助律師,聽(tīng)取巴某甲及其法律援助律師意見(jiàn),并就案件相關(guān)問(wèn)題進(jìn)行研討,提出建議。

  塔城市檢察院經(jīng)審查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等相關(guān)法律規定,農村土地承包期內婦女結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農村婦女土地承包經(jīng)營(yíng)權也不會(huì )因在農村經(jīng)濟組織間的嫁娶、遷移等情況而喪失。巴某甲雖然將戶(hù)口遷出,但在夫家沒(méi)有分得“口糧地”,依法對娘家原有的口糧地享有權益。2009年以來(lái)巴某甲的娘家人無(wú)償占有巴某甲“口糧地”的行為,侵犯了巴某甲的合法權益,致使巴某甲本就貧困的生活更加窘迫。2023年2月24日,塔城市檢察院依法作出支持起訴意見(jiàn)書(shū),支持巴某甲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塔城市人民法院判令巴某乙、巴某丙等人返還土地承包費48300元。

  塔城市檢察院支持巴某甲提起訴訟后,積極與法院對接,協(xié)助巴某甲申請免交案件受理費等,促成兩院充分運用“支持起訴+庭前調解”的模式速立速審。在庭前調解時(shí),檢察官與法官釋法說(shuō)理,巴某乙、巴某丙等人認識到自身行為的違法性,最終雙方就13年的土地承包費的返還、后續土地承包費的領(lǐng)取等事項達成調解協(xié)議。2023年2月26日,塔城市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調解書(shū):一、巴某乙、巴某丙等人一次性支付巴某甲土地承包費48300元;二、巴某乙、巴某丙等人繼續實(shí)際經(jīng)營(yíng)土地,隨行就市每年向巴某甲支付不低于26400元的承包費。

  【典型意義】

  (一)充分發(fā)揮民事支持起訴職能作用,保障弱勢婦女群體的合法利益。支持起訴的制度價(jià)值在于實(shí)現當事人訴訟地位和訴訟權利實(shí)質(zhì)平等。農村婦女在農村土地承包經(jīng)營(yíng)權、集體經(jīng)濟收益分配、宅基地使用權等方面的合法權益更容易受到侵害,檢察機關(guān)在履職過(guò)程中要切實(shí)發(fā)揮民事支持起訴制度優(yōu)勢,緊緊圍繞法定起訴條件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綜合運用提供法律咨詢(xún)、協(xié)助收集證據、提出支持起訴意見(jiàn)、協(xié)調提供法律援助、協(xié)助申請免交案件受理費等方式為特殊群體起訴維權提供幫助,采取派員參與人民法院主持的調解,加強釋法說(shuō)理等多種舉措,暢通司法救濟渠道,讓不會(huì )、不敢、不善通過(guò)訴訟維權的婦女感受到法治溫情,解決好婦女群體急難愁盼問(wèn)題,依法充分保障農村婦女的合法權益。

  (二)做好法律監督后半篇文章,合力促進(jìn)社會(huì )治理。黨的二十大報告強調“堅持男女平等基本國策,保障婦女兒童合法權益”,充分彰顯黨中央對婦女兒童事業(yè)發(fā)展的高度重視。受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不平衡、法律知識欠缺等因素影響,婦女權益受侵害問(wèn)題多發(fā)頻發(fā)。檢察機關(guān)要堅持依法能動(dòng)履職,通過(guò)與婦聯(lián)、民政等相關(guān)部門(mén)協(xié)助配合,充分發(fā)揮多部門(mén)聯(lián)動(dòng)優(yōu)勢,采取強化普法宣傳,鼓勵婦女敢于用法律的武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等方式,將法律監督的后半篇文章做實(shí)、做細、做深,將案件辦理轉化為社會(huì )治理效能。

  案例七 

  玉某訴云南省景洪市某鎮人民政府撤銷(xiāo)婚姻登記檢察監督案 

  【基本案情】

  2022年底,云南省景洪市某鎮婦女玉某在查詢(xún)婚姻檔案時(shí)發(fā)現本人的公民身份號碼于2005年10月17日被他人用于婚姻登記。經(jīng)多方打聽(tīng)得知,系因鄰村男子先某與外籍女子杰某不符合辦理跨國婚姻登記條件,杰某遂冒用玉某的身份與先某辦理了結婚登記。發(fā)現該情況后,玉某第一時(shí)間向景洪市某鎮人民政府申請撤銷(xiāo)該婚姻登記,但婚姻登記機關(guān)認為不符合撤銷(xiāo)婚姻登記的情形,不予撤銷(xiāo)。玉某認為其身份被外籍女子冒用與他人登記結婚,婚姻登記機關(guān)對此存在過(guò)錯又不予糾正,給其生活與名譽(yù)造成極大影響,2023年1月,玉某訴至云南省景洪市人民法院,請求撤銷(xiāo)錯誤的婚姻登記,法院認為已經(jīng)超過(guò)法律規定的起訴期限,故裁定不予立案。一審裁定生效后,玉某申請再審,又被駁回。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玉某不服法院駁回再審申請的裁定,向云南省景洪市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景洪市檢察院)申請檢察監督。檢察機關(guān)受理玉某的監督申請后,開(kāi)展了調查核實(shí)。一是調閱法院訴訟卷宗,對法院審判活動(dòng)進(jìn)行全面審查,并了解案件背景。二是調取案涉婚姻登記檔案,發(fā)現檔案中留存的女方居民身份證及常住人口登記卡的公民身份號碼均與玉某的一致,可能存在騙領(lǐng)居民身份證的情況。隨即向該居民身份證簽發(fā)機關(guān)調查核實(shí),發(fā)現杰某于2005年5月25日以玉某的名義向簽發(fā)機關(guān)提交了其本人正面免冠照申領(lǐng)居民身份證,簽發(fā)機關(guān)未嚴格審核,為其簽發(fā)照片為杰某正面免冠照、身份信息為玉某的居民身份證。三是向當事人核查案件事實(shí)。先某及杰某承認因不符合辦理跨國婚姻登記的條件,杰某冒用玉某的身份騙領(lǐng)居民身份證,后用該身份證與先某辦理結婚登記的事實(shí)。

  為進(jìn)一步厘清案情、化解爭議,景洪市檢察院組織市民政局、市公安局及玉某、杰某、先某到某鎮人民政府召開(kāi)案件公開(kāi)聽(tīng)證會(huì ),圍繞人民法院裁定不予立案是否恰當,該婚姻登記是否應當撤銷(xiāo)兩個(gè)爭議焦點(diǎn)展開(kāi)。聽(tīng)證員評議認為案涉婚姻登記確實(shí)存在錯誤,應予撤銷(xiāo)。聽(tīng)證會(huì )上,玉某與某鎮人民政府均表示愿意達成和解。

  景洪市檢察院經(jīng)審查認為,本案起訴已經(jīng)超過(guò)法律規定的起訴期限,法院裁定不予立案并無(wú)不當。民政部門(mén)作為辦理婚姻登記的主管機關(guān),某鎮人民政府作為辦理婚姻登記的具體機關(guān),對婚姻登記中出現的問(wèn)題應當進(jìn)行監督、檢查和糾正。景洪市檢察院向兩部門(mén)提出撤銷(xiāo)錯誤婚姻登記的檢察建議,督促其糾正違法行為、改進(jìn)工作。兩部門(mén)均采納檢察建議,協(xié)同撤銷(xiāo)了案涉結婚登記,并開(kāi)展自查、整改,制定婚姻登記管理員培訓制度、涉外婚姻的宣傳方案,加強對邊民通婚的管理,并配備信息化智能設備,準確甄別婚姻登記信息中的虛假信息。

  為依法保護公民個(gè)人信息,打擊騙領(lǐng)居民身份證的行為,景洪市檢察院召開(kāi)行政檢察與刑事檢察跨部門(mén)檢察官聯(lián)席會(huì ),對本案中杰某冒用玉某的身份信息騙領(lǐng)居民身份證的行為進(jìn)行分析研判,認為現有證據能證實(shí)杰某騙領(lǐng)居民身份證用于婚姻登記的事實(shí),無(wú)其他證據證實(shí)其存在多次使用該居民身份證的情況,情節輕微,尚不構成犯罪,但其行為已經(jīng)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證法》第十七條的規定,應承擔相應的行政責任。同時(shí),景洪市檢察院與市公安局就辦案中未按規定審查、違反程序簽發(fā)居民身份證,對外籍人員基本情況掌握不實(shí)等問(wèn)題多次召開(kāi)座談,交換意見(jiàn),形成共識。就此,向市公安局提出對杰某騙領(lǐng)居民身份證的行為予以處理,并規范居民身份證的簽發(fā)程序、加強外籍人員管控力度的檢察建議。市公安局采納了上述檢察建議的內容,對杰某作出行政處罰,并組織開(kāi)展戶(hù)籍業(yè)務(wù)培訓學(xué)習,通過(guò)建立外籍人員個(gè)人檔案、定期走訪(fǎng)等方式加強外籍人員的動(dòng)態(tài)管控。

  在爭議化解過(guò)程中,針對玉某提出要求杰某承擔其因訴訟產(chǎn)生各項費用問(wèn)題,檢察機關(guān)積極促成雙方當事人進(jìn)行協(xié)商,最終雙方達成和解,并當場(chǎng)履行完畢。

  【典型意義】

  婚姻登記作為夫妻關(guān)系合法化的重要載體,兼具確認人身和財產(chǎn)關(guān)系的雙重屬性,與民生息息相關(guān)。冒用婦女身份信息進(jìn)行婚姻登記,不僅影響正常的婚姻登記秩序,而且侵犯被冒名者的姓名權、個(gè)人信息等人格權益。2021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聯(lián)合印發(fā)《關(guān)于妥善處理以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的方式辦理婚姻登記問(wèn)題的指導意見(jiàn)》規定,人民檢察院辦理當事人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婚姻登記類(lèi)行政訴訟監督案件,應當依法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認為人民法院生效行政裁判確有錯誤的,應當依法提出監督糾正意見(jiàn)?梢愿鶕讣䦟(shí)際情況,開(kāi)展行政爭議實(shí)質(zhì)性化解工作。發(fā)現相關(guān)個(gè)人涉嫌犯罪的,應當依法移送線(xiàn)索、監督立案查處。人民檢察院根據調查核實(shí)認定情況、監督情況,認為婚姻登記存在錯誤應當撤銷(xiāo)的,應當及時(shí)向民政部門(mén)發(fā)送檢察建議書(shū)。實(shí)踐中,被冒名頂替辦理婚姻登記的婦女提起的行政訴訟往往因為超過(guò)起訴期限被法院不予立案或者駁回起訴,當事人通過(guò)訴訟途徑無(wú)法實(shí)現正當訴求,檢察機關(guān)辦理冒名婚姻登記行政訴訟監督案件,應當結合具體案情認定是否超過(guò)起訴期限。確實(shí)超過(guò)起訴期限的,檢察機關(guān)應當開(kāi)展行政爭議實(shí)質(zhì)性化解工作,通過(guò)制發(fā)檢察建議督促婚姻登記機關(guān)撤銷(xiāo)錯誤的婚姻登記,使行政爭議、民事糾紛得到妥善解決。

  案例八 

  浙江省義烏市人民檢察院督促整治電競劇本等娛樂(lè )業(yè)侵害婦女權益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浙江省義烏市多家桌游劇本、電競網(wǎng)咖等娛樂(lè )經(jīng)營(yíng)企業(yè)為推介“女仆跪式服務(wù)”“女仆助教陪玩”等服務(wù),通過(guò)海報、傳單、網(wǎng)絡(luò )短視頻等方式發(fā)布含有矮化女性地位、貶低損害婦女人格尊嚴等低俗內容的廣告進(jìn)行惡意營(yíng)銷(xiāo),部分網(wǎng)絡(luò )短視頻閱讀量超500萬(wàn),造成不良社會(huì )影響。部分企業(yè)提供游戲助教陪玩等服務(wù),未依法采取合理措施預防和制止性騷擾。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2023年3月,浙江省義烏市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義烏市檢察院)在辦理某性侵刑事案件中發(fā)現本案線(xiàn)索,并以行政公益訴訟立案辦理。義烏市檢察院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平臺檢索、留存固定視頻、實(shí)地走訪(fǎng)等方式查明,市內有多家電競劇本娛樂(lè )經(jīng)營(yíng)企業(yè)通過(guò)大眾傳播媒介發(fā)布“女仆助教陪玩”等廣告,宣傳下跪式端茶倒水、喂食、捏背、彎腰喊“歡迎主人回家”等仆式服務(wù),貶低損害婦女人格尊嚴。部分企業(yè)提供游戲助教陪玩等服務(wù),未建立預防和制止性騷擾的相應制度措施,女性從業(yè)人員人身安全等合法權益易遭受不法侵害。上述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管理辦法》《娛樂(lè )場(chǎng)所管理條例》等相關(guān)規定,侵害婦女合法權益,損害社會(huì )公共利益。

  因案件涉及新業(yè)態(tài)領(lǐng)域婦女權益保障新情況新問(wèn)題,金華、義烏兩級檢察機關(guān)于2023年8月16日聯(lián)合婦聯(lián)組織召開(kāi)專(zhuān)家論證會(huì ),充分聽(tīng)取相關(guān)專(zhuān)家學(xué)者意見(jiàn)。同年9月7日,檢察機關(guān)召開(kāi)公開(kāi)聽(tīng)證會(huì ),邀請婦聯(lián)、文旅、市場(chǎng)監管、公安等部門(mén)和人大代表、政協(xié)委員、“益心為公”志愿者、人民監督員參加。聽(tīng)證員一致認為,相關(guān)娛樂(lè )經(jīng)營(yíng)企業(yè)通過(guò)大眾傳播媒介發(fā)布“女仆跪式服務(wù)”等低俗廣告,貶低損害婦女人格,違背社會(huì )良好風(fēng)尚,提供的游戲助教陪玩服務(wù)未依法落實(shí)預防和制止性騷擾義務(wù),侵害婦女合法權益。同年10月19日,義烏市檢察院向市場(chǎng)監管部門(mén)和文旅部門(mén)制發(fā)訴前檢察建議,建議市場(chǎng)監管部門(mén)對貶損婦女人格尊嚴、違背社會(huì )良好風(fēng)尚的違法廣告行為調查處理、責令改正;建議文旅部門(mén)對提供“女仆”名義違規服務(wù)內容的企業(yè)調查處理、責令改正,加強對娛樂(lè )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的合規監管,指導建立預防和制止性騷擾相應制度和措施,并聯(lián)合開(kāi)展行業(yè)專(zhuān)項治理,建立協(xié)同監管長(cháng)效機制。同時(shí),義烏市檢察院向義烏市公安局建議加強涉案文化娛樂(lè )場(chǎng)所治安管理,防止游戲助教陪玩服務(wù)演變?yōu)橛袃斉闶痰冗`法行為。

  各部門(mén)收到檢察建議后高度重視,結合各自職能積極推動(dòng)整改。市場(chǎng)監管部門(mén)立案查處涉案違法廣告行為2件,責令企業(yè)銷(xiāo)毀或下架相關(guān)廣告,并開(kāi)展侵害婦女權益等網(wǎng)絡(luò )低俗廣告專(zhuān)項整治,共檢查各類(lèi)經(jīng)營(yíng)主體800余家,查處涉互聯(lián)網(wǎng)違法、低俗廣告28件,罰沒(méi)款19萬(wàn)余元,銷(xiāo)毀違法廣告500多張,撤銷(xiāo)燈箱廣告23處,下架短視頻22個(gè)。文旅部門(mén)會(huì )同公安、婦聯(lián)等單位對4家企業(yè)進(jìn)行約談,責令停止相關(guān)的違規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對游戲助教陪玩類(lèi)服務(wù)指導建立預防和制止性騷擾制度措施,并督促12家企業(yè)完成備案登記,關(guān)停3家不符合開(kāi)業(yè)要求的場(chǎng)所。公安機關(guān)開(kāi)展治安管理專(zhuān)項行動(dòng),對劇本娛樂(lè )場(chǎng)所提供外出宴席陪酒等行為進(jìn)行取締整治。

  2023年11月24日,義烏市檢察院邀請婦聯(lián)組織、“益心為公”志愿者對整改情況跟進(jìn)監督,相關(guān)違法廣告均已下架,相關(guān)企業(yè)已規范服務(wù)項目,并建立消除工作場(chǎng)所性騷擾等制度,場(chǎng)所內粘貼“禁止性騷擾行為”等指示牌,設置性騷擾維權投訴電話(huà),從業(yè)人員已參加婦聯(lián)組織開(kāi)展的預防和制止性騷擾教育培訓,確認相關(guān)違法情形已經(jīng)消除。同時(shí),義烏市檢察院以個(gè)案辦理推動(dòng)綜合治理,會(huì )同婦聯(lián)、文旅、市場(chǎng)監管、公安、住建等部門(mén)出臺《關(guān)于促進(jìn)電競劇本等娛樂(lè )業(yè)健康發(fā)展的實(shí)施意見(jiàn)》《義烏市新興文化娛樂(lè )行業(yè)合規管理指引》,推動(dòng)建立長(cháng)效機制,促進(jìn)行業(yè)合規,形成維護文化市場(chǎng)秩序的合力。

  【典型意義】

  (一)針對經(jīng)營(yíng)者故意矮化女性地位進(jìn)行低俗廣告營(yíng)銷(xiāo)的情形,檢察機關(guān)以公益訴訟監督保障婦女人格權益。相關(guān)娛樂(lè )經(jīng)營(yíng)企業(yè)故意矮化女性地位進(jìn)行低俗營(yíng)銷(xiāo),不僅違背公序良俗,還觸碰法律底線(xiàn),侵害了不特定婦女人格權益。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專(zhuān)家論證、公開(kāi)聽(tīng)證,對是否構成侵害社會(huì )公共利益以及監督必要性進(jìn)行充分論證,以公益訴訟辦案督促糾正違法行為,切實(shí)保障婦女人格權益。

  (二)針對文化娛樂(lè )產(chǎn)業(yè)新業(yè)態(tài)發(fā)展中存在的問(wèn)題,推動(dòng)相關(guān)部門(mén)協(xié)同履職形成監管合力。以電競劇本等為代表的新興娛樂(lè )業(yè)快速發(fā)展,并衍生出電競助教、游戲陪玩等業(yè)態(tài)。由于行業(yè)歸屬不清晰、管控制度不健全、行政監管不到位,導致自發(fā)自管過(guò)程中出現違背公序良俗、侵害婦女權益等問(wèn)題。檢察機關(guān)充分發(fā)揮公益訴訟職能作用,以“我管”促“都管”,加強與婦聯(lián)組織聯(lián)動(dòng)配合,督促多個(gè)行政機關(guān)依法協(xié)同履職,形成婦女權益保障合力。辦案過(guò)程中同步推進(jìn)行業(yè)合規建設,促進(jìn)行業(yè)自律、系統治理,為新興文化娛樂(lè )產(chǎn)業(yè)規范發(fā)展提供良好法治環(huán)境。

  案例九 

  廣東省深圳市人民檢察院督促規范公共廁所男女廁位建設標準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廣東省深圳市部分公共廁所的女廁位與男廁位比例未達到住建部行業(yè)標準和深圳地方標準,違反深圳地方政府規章的規定,導致人流量密集場(chǎng)所經(jīng)常出現女廁所排長(cháng)隊現象,公共廁所的無(wú)障礙設施也存在未達到建設標準等問(wèn)題,侵害了婦女、殘疾人等特定群體的合法權益,損害了社會(huì )公共利益。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2023年6月,廣東省深圳市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深圳市檢察院)根據“益心為公”志愿者反映的線(xiàn)索立案辦理,依托志愿者分布點(diǎn)多面廣的優(yōu)勢,通過(guò)志愿者群發(fā)布二維碼調查問(wèn)卷,對全市各轄區90座公共廁所進(jìn)行調查。經(jīng)調查發(fā)現:根據《深圳市公共廁所管理辦法》的規定,公共廁所的規劃與設計應當遵行國家有關(guān)技術(shù)標準。但深圳市公園、軌道交通車(chē)站、商場(chǎng)、旅游景點(diǎn)、醫院等人流量密集場(chǎng)所的公共廁所女男廁位比例平均為0.99:1,未達到住建部《城市公共廁所設計標準》規定的“人流量密集場(chǎng)所女廁位與男廁位比例不應小于2:1、其他場(chǎng)所應達到3:2”的建設要求,導致女廁所排隊現象普遍存在。同時(shí),公共廁所內部無(wú)障礙設施建設不規范,也影響殘疾人等特定群體的正常使用。

  2023年8月29日,深圳市檢察院召開(kāi)公開(kāi)聽(tīng)證會(huì ),邀請人大代表、政協(xié)委員、“益心為公”志愿者及深圳市婦聯(lián)代表參會(huì )。聽(tīng)證員經(jīng)評議一致認為,深圳市公廁現有男女廁位比、無(wú)障礙設施建設不達標,損害了婦女及殘疾人等特定群體合法權益,行政主管部門(mén)應進(jìn)一步全面履職。同年9月20日,深圳市檢察院向深圳市城市管理和綜合執法局(以下簡(jiǎn)稱(chēng)市城管局)發(fā)出訴前檢察建議,建議其依法全面履行對公共廁所的監管職責,監督全市公共廁所建設、管理嚴格執行相關(guān)規范;對全市市政公廁存在不達標情形進(jìn)行全面排查整改;與規劃部門(mén)、住建部門(mén)建立溝通協(xié)調機制,推動(dòng)社會(huì )公廁規劃、建設達標。

  市城管局收到檢察建議后高度重視,全面開(kāi)展整改工作。一是對全市新改擴建市政公廁嚴格執行相關(guān)規范,在整改期內,全市新改擴建公廁共80座,其中新建公廁18座,女男廁位比為2:1,并在部分區域新建公廁時(shí)試用潮汐公廁;改擴建公廁62座,女男廁位比提升至1.62:1;二是對現有1482座市政公廁全面排查、應改盡改,對具備改造條件的已提出改造方案,對不具備改造條件的公廁深入調研,通過(guò)新建公廁增加女廁位供給、節假日及大型活動(dòng)期間增加臨時(shí)廁所、靈活調配男女廁位等措施解決女廁排隊現象;三是對公廁無(wú)障礙設施建設不規范問(wèn)題逐一排查梳理,對無(wú)障礙廁間開(kāi)門(mén)方向不達標的進(jìn)行調整,增設扶手、緊急呼叫按鈕、低位掛衣鉤等無(wú)障礙設施。

  為從源頭解決公共建筑中公廁建設不達標問(wèn)題,2023年11月3日,深圳市檢察院決定立案,并向深圳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以下簡(jiǎn)稱(chēng)市規自局)發(fā)出磋商意見(jiàn)書(shū),督促該局對建設工程規劃設計文件不符合公廁建設規范要求的,不予核發(fā)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同年11月15日,深圳市檢察院組織市城管局、市規自局、市住房建設局、市城市更新局等行政機關(guān)召開(kāi)磋商會(huì ),并邀請人大代表、人民監督員、“益心為公”志愿者、市婦聯(lián)、市殘聯(lián)負責同志參加。經(jīng)磋商,各行政機關(guān)就加快修訂深圳市《公共廁所建設規范》、推動(dòng)公共廁所建設規范工作等事項達成一致共識。會(huì )后,市規自局下發(fā)《加強城市公共廁所規劃和設計管理的通知》,要求新建公共建筑中包括的公共廁所均應按住建部《城市公共廁所設計標準》執行,對于不符合標準要求的項目,不予辦理建設工程規劃許可或不予通過(guò)規劃驗收,并將上述要求納入《深圳市建筑設計規則》修訂內容。

  【典型意義】

  (一)廁位比的優(yōu)化不僅是解決女廁所排隊問(wèn)題的重要措施,也是完善公共設施保障體系、促進(jìn)性別平等的重要體現,涉及社會(huì )公共利益!吨腥A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明確規定應當考慮婦女的特殊需求,配備滿(mǎn)足婦女需要的公共廁所等公共設施,住建部出臺的行業(yè)標準也對男女廁位比提出了具體要求。檢察機關(guān)聚焦男女廁位比這一小切口,依據相關(guān)法律規定以及地方政府規章涉及的建設標準等要求,通過(guò)行政公益訴訟督促相關(guān)職能部門(mén)在規劃、設計、驗收、管理等方面達成整改共識,推動(dòng)女廁所排隊問(wèn)題的綜合治理、源頭治理,助力構建更加公平的社會(huì )環(huán)境,切實(shí)提升婦女在日常生活中的獲得感、幸福感。

  (二)積極借力公益志愿者提升公益訴訟辦案質(zhì)效。本案系根據“益心為公”志愿者反映的線(xiàn)索立案辦理;在調查工作中依托志愿者分布點(diǎn)多面廣的優(yōu)勢,通過(guò)志愿者群發(fā)布二維碼調查問(wèn)卷,調查了全市各轄區共90座公共廁所的建設和管理情況,助力檢察機關(guān)形成客觀(guān)的調查結論;在聽(tīng)證會(huì )、磋商會(huì )上志愿者根據其自身參與調查的情況積極發(fā)表意見(jiàn);在落實(shí)整改階段參與檢察機關(guān)的跟進(jìn)監督,有效提升了檢察公益訴訟的辦案質(zhì)效,形成了“多方參與、共治共享”公益保護新格局。

  案例十 

  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邕寧區人民檢察院督促保護“三期”女職工特殊權益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邕寧區部分用人單位存在未依法落實(shí)女職工特殊勞動(dòng)保護法律法規政策等問(wèn)題,包括未依法規范與女職工簽訂勞動(dòng)用工合同,在孕期、哺乳期內辭退女職工;單方面調整孕期、哺乳期女職工工作崗位并降低其工資和福利待遇;對部分孕期、哺乳期內合同到期的女職工未依法延續至相應情形結束,上述情形嚴重損害女職工特殊權益。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2023年3月24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邕寧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邕寧區檢察院)通過(guò)12345政務(wù)熱線(xiàn)平臺發(fā)現本案線(xiàn)索,并以行政公益訴訟立案辦理。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大數據檢索同類(lèi)信息,并實(shí)地走訪(fǎng)女職工、用人單位后發(fā)現,轄區內部分用人單位存在上述侵害“孕期、產(chǎn)期、哺乳期”(以下簡(jiǎn)稱(chēng)“三期”)女職工特殊權益的情形。隨后,邕寧區檢察院通過(guò)“定向調查問(wèn)卷+投訴工單查閱+維權案件查閱”等多種方式,精準核實(shí)轄區“三期”女職工特殊權益保障情況。經(jīng)調查查明,9家用人單位未嚴格落實(shí)《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dòng)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dòng)合同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女職工勞動(dòng)保護特別規定》等法律法規規定,侵害眾多女職工特殊權益。

  2023年11月2日,邕寧區檢察院組織召開(kāi)公開(kāi)聽(tīng)證會(huì ),邀請人民監督員、婦聯(lián)組織、女職工代表參會(huì )進(jìn)行監督論證。聽(tīng)證員們一致認為,檢察機關(guān)應當督促邕寧區人力資源和社會(huì )保障局(以下簡(jiǎn)稱(chēng)邕寧區人社局)依法全面履職。同日,邕寧區檢察院向邕寧區人社局公開(kāi)送達檢察建議書(shū),建議該局強化監管職責,督促涉案企業(yè)嚴格落實(shí)女職工特殊勞動(dòng)保護法律法規,切實(shí)保障女職工特殊權益。

  邕寧區人社局收到檢察建議后積極整改,約談督促涉案企業(yè)依法保障女職工權益,通過(guò)設立女職工維權投訴專(zhuān)窗、將女職工特殊權益保護納入日常巡查檢查范圍等多種方式,維護女職工特殊權益。目前,已成功幫助50余名女職工重返工作崗位,指導協(xié)助10余名女職工獲償加班費、雙倍工資等25萬(wàn)余元。

  2023年11月24日,邕寧區檢察院聯(lián)合區人民法院、公安局、司法局、人社局、總工會(huì )、婦聯(lián)聯(lián)合出臺《關(guān)于在維護婦女權益工作中加強協(xié)作的實(shí)施意見(jiàn)》,充分發(fā)揮各部門(mén)職能作用,實(shí)現專(zhuān)業(yè)化辦案與社會(huì )化保護銜接,為婦女合法權益提供全方位保障。同時(shí),各單位聯(lián)合開(kāi)展“線(xiàn)上+線(xiàn)下”宣傳,針對醫院、紡織工廠(chǎng)、超市等女職工集中的用人單位,開(kāi)展現場(chǎng)宣講和投放普法公益廣告,切實(shí)營(yíng)造保障轄區女職工特殊權益的良好環(huán)境。

  【典型意義】

  (一)檢察機關(guān)以公益訴訟辦案監督保障女職工孕期、產(chǎn)期、哺乳期“三期”權益,為女職工全面平等發(fā)展提供有力法治保障。婦女權益保障法明確規定,用人單位不得因結婚、懷孕、產(chǎn)假、哺乳等情形,降低女職工的工資和福利待遇,辭退女職工,單方解除勞動(dòng)(聘用)合同或者服務(wù)協(xié)議!杜毠趧(dòng)保護特別規定》亦明確要求,用人單位不得因女職工懷孕、生育、哺乳降低其工資、予以辭退、與其解除勞動(dòng)或者聘用合同。檢察機關(guān)針對用人單位侵害“三期”女職工特殊權益的違法行為,充分發(fā)揮公益訴訟檢察職能,通過(guò)現場(chǎng)調查、發(fā)放調查問(wèn)卷、召開(kāi)聽(tīng)證會(huì )等方式,全面查明案件事實(shí),督促行政機關(guān)依法履職,筑牢女職工權益保障的法治屏障。

  (二)依法能動(dòng)履職促進(jìn)訴源治理,推動(dòng)形成檢察機關(guān)、行政執法機關(guān)、婦聯(lián)、工會(huì )等多部門(mén)聯(lián)合保障女職工特殊權益的協(xié)同共治工作格局。檢察機關(guān)在履職過(guò)程中,積極發(fā)揮檢察職能,主動(dòng)與人社、婦聯(lián)、工會(huì )等部門(mén)加強溝通配合,推動(dòng)建立多職能部門(mén)聯(lián)動(dòng)協(xié)作機制,形成多元主體協(xié)同保護女職工特殊權益工作格局,體現了公益訴訟檢察凝聚各方合力、促進(jìn)系統治理的獨特制度價(jià)值,切實(shí)增強廣大婦女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案例十一

  山東省日照經(jīng)濟技術(shù)開(kāi)發(fā)區人民檢察院督促整治村規民約侵害婦女權益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山東省日照市某街道A村、B村等村民會(huì )議制定的村規民約中,規定本村婦女一旦出嫁,不再享有與本村其他村民同等的村集體經(jīng)濟分配權益。如規定“本村女青年與外村男青年結婚,自領(lǐng)結婚證之日起,一切待遇隨之取消,村應勸其遷出戶(hù)口,女方戶(hù)口不遷出的,并在本村安家的,按空掛戶(hù)口處理,不享有村集體經(jīng)濟分配權”等,上述規定侵害了眾多農村婦女的合法權益。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2023年2月,山東省日照經(jīng)濟技術(shù)開(kāi)發(fā)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經(jīng)開(kāi)區檢察院)收到群眾反映村規民約侵害婦女權益的線(xiàn)索并立案調查。通過(guò)依法調取在某街道備案的45個(gè)行政村村規民約,并實(shí)地走訪(fǎng)當地村民,發(fā)現其中部分行政村的村規民約中規定出嫁婦女不得享受承包地分配、宅基地安置、集體收益分配等同等村民待遇,涉及出嫁婦女及子女眾多。

  經(jīng)開(kāi)區檢察院經(jīng)審查認為,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對制定、修改村規民約有指導、監督管理職責,應當對申請備案村規民約的內容是否違反法律法規進(jìn)行審核。街道辦事處在其轄區范圍內承擔原鄉鎮人民政府的行政管理職能,對轄區內的村民委員會(huì )具有監督和糾正其違法自治行為的法定職責。某街道辦事處對向其備案的村規民約中有關(guān)“外嫁女”與本村男性不平等待遇的違法規定未盡到審查職責,損害了眾多農村婦女的合法權益,侵害了社會(huì )公共利益。

  2023年2月3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huì )組織法》等規定,經(jīng)開(kāi)區檢察院向某街道辦事處制發(fā)訴前檢察建議,建議其依法對所轄村的村規民約中違反法律規定、侵害農村婦女合法權益的內容責令改正。

  某街道辦事處收到檢察建議后,立即下發(fā)《關(guān)于整改不合規村規民約的通知》,責令案涉村民委員會(huì )就其制定的村規民約中共計252個(gè)存在侵害婦女權益等違法內容的條款進(jìn)行改正。2023年3月7日,檢察機關(guān)跟進(jìn)調查發(fā)現,案涉村民委員會(huì )全部已按照程序完成村規民約修訂意見(jiàn)的征集和內容整改,并刪除侵害婦女權益的條款,增加“不得以婦女未婚、結婚、離婚、喪偶、戶(hù)無(wú)男性等為由,侵害婦女的各項權益”等婦女權益保障條款,147名符合村集體經(jīng)濟組織成員資格的農村婦女依法享有與本村男性同等的村民待遇。

  2023年3月29日,經(jīng)開(kāi)區檢察院聯(lián)合區婦聯(lián)、區法制辦、區社會(huì )事業(yè)局等部門(mén)就村規民約侵害農村婦女合法權益問(wèn)題到某街道辦事處實(shí)地走訪(fǎng),發(fā)現修訂后的村規民約中均增加婦女權益保障內容,并通過(guò)村微信群、村民手冊、展覽板等方式進(jìn)行公示,讓群眾廣泛知曉,營(yíng)造農村地區尊重婦女、關(guān)愛(ài)婦女的良好氛圍。日照市人民檢察院針對本案反映問(wèn)題,推動(dòng)日照市司法、民政部門(mén)聯(lián)合出臺《關(guān)于開(kāi)展村規民約和居民公約法制審核的指導意見(jiàn)》,推動(dòng)行政機關(guān)對村規民約依法監督管理。

  【典型意義】

  (一)村規民約是村民進(jìn)行自我管理、自我服務(wù)、自我教育、自我監督的行為規范,是鄉村治理的重要方式,關(guān)系到農村婦女權益保障,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應當依法履行對村規民約的監管職責。實(shí)踐中,部分農村婦女因“出嫁”喪失“娘家”的土地承包權等權益,而在“婆家”也未能及時(shí)享受到同等村民待遇,“兩頭空”讓婦女合法權益遭受侵害。鄉鎮(街道)對村規民約以及其他涉及村民利益事項的決定負有指導義務(wù),對其中違反法律、法規和國家政策的規定,侵害婦女合法權益的內容應當責令改正。鄉鎮(街道)怠于履行村規民約監管職責,侵害公共利益的,檢察機關(guān)應當以行政公益訴訟督促鄉鎮(街道)履行對村規民約備案審核、責令改正等職責,切實(shí)保障農村婦女權益。

  (二)結合案件辦理引導村民委員會(huì )依法作出合理自治安排,助力完善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少數村規民約侵害婦女權益的內容具有隱蔽性、持續性、普遍性,受傳統觀(guān)念影響,一些農村婦女在權益受到侵害后,維權意識不強,即便通過(guò)訴訟維權,也面臨著(zhù)周期長(cháng)、成本高等現實(shí)困境。檢察機關(guān)針對違法村規民約侵害眾多農村婦女合法權益的情形,在依法督促鄉鎮(街道)履行審核監管職責,尊重村民委員會(huì )對于本村事務(wù)自治權的同時(shí),建議行政機關(guān)指導村民委員會(huì )通過(guò)召開(kāi)村民會(huì )議等方式修訂村規民約,推動(dòng)村規民約合法性審查規范化、實(shí)質(zhì)化。把事后維權前置為訴源治理,從源頭糾正和預防侵害農村婦女合法權益的行為,把傳統舊觀(guān)念扭轉為法治新理念,促進(jìn)鄉村社會(huì )和諧善治。

  案例十二

  張某國家司法救助案

  【基本案情】

  被救助人張某,女,系徐某洋交通肇事案被害人陳某剛的妻子。2023年5月28日,徐某洋無(wú)證駕駛小型轎車(chē)通過(guò)江蘇省連云港市海州區某路口時(shí),與陳某剛駕駛的摩托車(chē)發(fā)生碰撞,造成陳某剛受傷、摩托車(chē)受損的交通事故,后陳某剛經(jīng)醫院搶救無(wú)效死亡。經(jīng)交警部門(mén)認定,徐某洋負事故主要責任。同年7月5日,江蘇省連云港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以徐某洋涉嫌交通肇事罪立案偵查,后移送江蘇省海州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jiǎn)稱(chēng)海州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檢察機關(guān)履職情況】

  海州區檢察院刑事檢察部門(mén)在辦理徐某洋交通肇事案時(shí)發(fā)現被害人家庭成員可能符合司法救助條件,遂將線(xiàn)索移送控告申訴檢察部門(mén),控告申訴檢察部門(mén)立即啟動(dòng)司法救助程序,指定專(zhuān)人優(yōu)先辦理。經(jīng)調查核實(shí),查明:案發(fā)前,被救助人張某家庭原有五人,張某在江蘇某服裝企業(yè)從事縫紉工作,每月收入2000元左右;其丈夫陳某剛從事液化氣灌裝工作,勞動(dòng)收入系家庭主要經(jīng)濟來(lái)源;其兒子、女兒均系未成年人,分別在某中學(xué)讀初中一年級、高中二年級;其公公已去世,婆婆系殘疾人,生活不能自理。案發(fā)后,其丈夫陳某剛經(jīng)搶救無(wú)效死亡,張某一人撫養兩個(gè)正在上學(xué)的未成年子女,還要贍養婆婆。犯罪嫌疑人徐某洋只有小學(xué)文化,無(wú)固定工作和經(jīng)濟來(lái)源,沒(méi)有賠償能力。張某尚未獲得保險理賠等任何賠償,家庭生活面臨急迫困難。

  海州區檢察院審查認為,張某符合司法救助條件,且系因案失去家庭主要勞動(dòng)能力,承擔養育未成年子女、贍養老人義務(wù)的困難婦女,屬于最高檢、全國婦聯(lián)深化開(kāi)展“關(guān)注困難婦女群體,加強專(zhuān)項司法救助”活動(dòng)明確的重點(diǎn)救助對象,遂開(kāi)通司法救助“綠色通道”,加快審查和審批,及時(shí)發(fā)放司法救助金。為進(jìn)一步加大救助力度,提升救助效果,海州區檢察院依托該院牽頭轄區總工會(huì )、婦聯(lián)等7家職能部門(mén)共同發(fā)起成立的弱勢群體保護中心,啟動(dòng)國家司法救助與社會(huì )救助銜接機制,共同研究落實(shí)多元幫扶措施:一是區婦聯(lián)將張某納入單親貧困母親名冊,實(shí)行“一對一”結對幫扶;二是區總工會(huì )將張某家庭納入困難職工家庭,發(fā)放臨時(shí)幫扶救助資金,協(xié)調張某所在企業(yè)從工作安排等方面給予特殊關(guān)愛(ài),并為其正在上學(xué)的子女申請到助學(xué)金;三是區殘聯(lián)為張某的婆婆提供康復器具,有針對性地制定康復計劃;四是區民政局為張某辦理低保,落實(shí)補助政策;五是海州區檢察院將張某納入持續性幫扶對象,定期開(kāi)展心理疏導和家庭教育指導,幫助重拾生活信心。

  司法救助案件辦結后,海州區檢察院與區總工會(huì )、區婦聯(lián)對張某進(jìn)行聯(lián)合回訪(fǎng),跟進(jìn)了解各項救助幫扶措施落實(shí)和家庭生活情況,F張某家庭生活已有基本保障,工作、生活逐漸回歸正軌,對檢察機關(guān)和相關(guān)職能部門(mén)給予的幫助表示十分感謝。

  【典型意義】

  (一)關(guān)注特殊困難群體,開(kāi)通司法救助“綠色通道”。檢察機關(guān)對于困難婦女職工等特殊困難群體,快速啟動(dòng)司法救助“綠色通道”,加大救助力度,快速審查并及時(shí)發(fā)放司法救助金,幫助被救助人盡快恢復正常生活,重燃生活希望,確保司法救助“救”在點(diǎn)上、“助”在心里,有效解決被救助人的“燃眉之急”。

  (二)實(shí)施多元綜合幫扶,提升司法救助質(zhì)效。檢察機關(guān)發(fā)放司法救助金后,針對被救助人家庭面臨的實(shí)際困難,依托與工會(huì )、婦聯(lián)、民政等部門(mén)建立的弱勢群體保護中心,協(xié)同實(shí)施困難職工家庭救助、發(fā)放助學(xué)金、低保補助、開(kāi)展心理疏導等多種綜合幫扶措施,做實(shí)國家司法救助與社會(huì )救助銜接機制,有力提升了綜合救助幫扶效能,最大限度幫助解決實(shí)際困難,兜實(shí)兜牢困難婦女職工等特殊困難群體民生保障底線(xiàn),更好維護弱勢群體合法權益。